翻頁   夜間
頂點小說網 > 白夜獵兇 > 【86】無形眼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小說網] http://www.tdeurl.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歐夜吃驚的問:“這跟莫塵有什么關系,你怎么突然扯到了她?”

    “你不知道,我是以莫塵的身份參加的游戲,所以這個游戲的獎勵或者是懲罰,都只會兌現在莫塵的身上,如果兇手接下來要繼續作案的的話,那他一定會找莫塵啊。”

    我這才想明白了,其實我從開始就是用莫塵的身份參與的游戲。

    說白了,其實我在這場游戲里,從始至終都只是一個旁觀者而已。

    聽我這么說,歐夜也明白了什么:“哦,原來如此,我就說嘛,七項原罪中沒有一條跟你對應得起來,原來你從一開始就不在兇手的計劃里,你不過只是見證了這場事件的發生而已。”

    是的,我是一個見證者,我并不是兇手的目標。

    所以這樣才解釋得通,為什么游戲過程中,無論游戲任務是否完成,我都能安然無恙的避開懲罰。

    并不是說我有什么光環護體,而是我自己跟這個游戲,根本就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我一邊撥打莫塵的電話,一邊說:“現在兇手有很大可能把莫塵當做下一個目標,希望這個電話能夠及時通知到她。”

    電話撥通了,沒人接聽。

    我看了看時間,下午十五點左右,這個時間段,莫塵會在做什么呢?

    但是不管她做什么,聯系不上她,就必須親自去找她,因為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必須跟兇手賽跑,跟時間賽跑。

    我起身推開了被子,對歐夜說:“等不了了,我們親自去找莫塵吧。”

    歐夜楞了一下:“師父,以你現在的身體情況,你覺得醫生會讓你出院嗎?”

    是的,我現在還沒過住院期,醫生肯定不會讓我出院的,但是如果我不親自去的話,莫塵身上的危機就難以解除,現在可謂騎虎難下了。

    歐夜眼睛轉了轉:“不用皺眉頭,我來替你想辦法。”

    她說完嗖地起身,轉身推開病房門,出去,很快又回來了,帶回來一個醫生,歐夜在身后推著一輛輪椅走了進來。

    在醫生的幫助下,我被扶上了輪椅,歐夜把我推出了病房,從醫院后門推了出去。

    我驚問:“你推我出來干嘛,你這是要把我推到哪去?”

    “我向醫生借了輪椅,說你在病房里憋壞了,想出來曬太陽。”

    歐夜推著輪椅,答非所問。

    但是她推著推著,卻一直往門外走去,我忙說:“你這是要把我推去逛街的節奏啊?”

    “不去逛街,怎么能見到你的心理醫生莫老師,大笨蛋?”

    歐夜把輪椅推到幾棵棕櫚樹下后,停了下來,然后從肩包里拿出了一雙旱冰鞋,穿上了。

    我再次驚問:“你想干嘛,滑著冰推我嗎?”

    “對咯,我帶你玩玩速度與激情。”

    歐夜肩包一挎,起身推起輪椅,風一樣的向醫院大門沖去。

    幾個保安看見一個女孩推著輪椅火箭般的沖了過來,想攔不敢攔,正在猶疑之時,輪椅已沖出大門,往大街上去了。

    保安們在對講機里喊到:“注意了注意了,三號門有人劫持輪椅,跑了……”

    女生的突如其來,有時候真是讓人頭疼,而且誰也想不到歐夜竟然會用劫持輪椅的方式把我從醫院給弄了出來,不得不說,她這辦法還真管用!

    很快便有兩個保安開著電動巡邏車追了出來,可能自醫院建院以來,光天化日之下劫持醫院輪椅,這還是頭一遭吧。

    幾個大男人不可能讓一個小女孩子劫了輪椅,還堂而皇之的從眼皮子底下溜走吧?

    這事如果傳出去,在保安界他們還怎么混?

    為了不讓這個月的工資打水漂,為了能保住這份工作,幾個保安可謂把吃奶的勁使了出來。

    他們加大電門,拼命追。

    在醫院外面的曙光大道上,眼看我們就要被后面那群保安追到。

    突然,停在路邊的一輛綠化灑水車竟然開始工作,灑水車的龍頭一開,兩股巨大的水流把后面騎電瓶車的保安沖得七零八落,罵爹叫娘,全部跳下車去找灑水車司機理論。

    抓緊這個機會,歐夜推著我迅速穿過十字路口,消失在對面的街道。

    現在我們可以想象,在灑水車那里理論后沒收到結果的幾個保安,用毛巾擦干凈身上的水后,全都灰溜溜推起電瓶車,看著兩個人消失的方向,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不知如何是好。

    甚至可以想象到他們接下來的對話:

    “現在怎么辦,追嗎?還是打道回府?”

    “我看還是報警吧,追小偷這種事情,一般是警察做的。”

    “你可拉到吧,如果報警,醫院肯定知道這個事情,幾個大男人放兩個小屁孩把輪椅偷走,還有兩天就發工資了,你工資不想要了?”

    說到工資,幾個漢子如夢方醒,畢竟都是靠工資養家糊口,他們可不敢拿工資來開玩笑。

    所以還有什么辦法呢,追唄,雖然追可能是最笨的辦法,但總比沒有辦法好啊!

    見甩脫了幾個保安后,歐夜把輪椅推進了一條林蔭大道,尋了個隱蔽的地方,停了下來喘口氣。

    看著她頭頂冒出的細汗,和累得紅撲撲的小臉,我竟有些心疼。

    我從病號服的衣袋里掏出了一條潔白的毛巾,遞給歐夜:“擦擦汗吧,再跑跑都成大花臉了。”

    “我要你幫我擦。”

    歐夜把臉湊到我面前,蠻不講理地說,我張了張嘴:“為什么?我還沒替女生擦過汗呢!”

    “騙人,你家的前女友你沒幫她擦過?我不信。”

    歐夜白了我一眼,撇嘴說,我盯著她的眼睛,認真地說:“我還真沒騙你,我真沒替她擦過汗,因為她體寒,我從沒見過她流過汗。”

    “好吧,算我信你一次,你就把我當成你家流汗的心肝寶貝,幫她擦行嗎……快擦,再不擦汗都干了!”

    歐夜急不可耐的催促著,我聽了這話,也是哭笑不得,只好用毛巾仔細替歐夜擦起汗水來。

    邊擦邊問:“我說歐夜大小姐,你到底把我推出來干嘛,曬太陽也不能跑這么遠來曬吧,現在醫院經你這么一鬧,肯定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歐夜閉著眼睛,好像很享受,她懶懶地說:“我的師父,你不是口口聲聲吵著要見你的莫老師嗎,我這就帶你去見她啊!”

    好吧,算我服了你了,出去見人還是大鬧天宮啊?

    擦了擦汗,我再次撥打了莫塵的電話,但是這次結果跟剛才依舊一樣,莫塵還是沒有接電話,聽著手機里面的忙音,我的心里越來越急躁起來。

    我忍不住說:“莫非她真的出事了?”

    “說吧,在哪里,我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那個地方。”

    歐夜卷了卷袖子,對我說!

    我知道莫塵公司的地址,但是不知道莫塵現在是否在她公司,如果不在公司,撲空了怎么辦,那樣豈不又浪費了一次時間?

    見我猶豫不決的樣子,歐夜也有些著急了:“哎呦,我的師父您嘞,你倒是說說怎么辦啊,這大熱天的,外面的熱風不好吹啊。”

    看起來,她比我還著急的樣子。

    可能她是擔心我的身體,因為我這剛從昏迷中醒來,還沒怎么調養呢,又再次投入了案子,在誰看來,這么做都很瘋狂。

    我咬了咬牙:“去她公司吧,因為我也不知道她家住哪里。”

    “早說嘛。”

    按照我指的路線,歐夜推著我,穿梭在車流之中,二十幾分鐘后,我們來到了莫塵的公司,卷簾門半掩著,好像有人在。

    歐夜拉起了卷簾門,發現里面一片狼藉,好像有打斗的痕跡。

    莫塵的手機下面壓著一張字條,字條上面有一段打印出來的文字:“白警官,好久不見,留給你們的時間不多了,游戲是繼續還是中斷,主動權在你的手里,莫老師的生命開關也被你掌握著,來吧,歡迎!”

    看著這張字條,我牙關一咬:“這兇手太狡猾了,為了不暴露自己的字跡,連字條都用打印出來的,真是一只狐貍啊!”

    “武裝到了牙齒,這個人真的很高明。”

    歐夜拿起了莫塵的手機,莫塵之所以不接電話,可能是很早就被控制了吧,商鋪里的監控探頭已經被破壞,地板上的足跡和桌椅上的指紋什么全被清理干凈,痕跡專家過來也沒得到任何東西。

    我們去交警部門調了附近街區的監控錄像,結果發現莫塵根本就沒出現在監控畫面里,也沒有任何人進入這間店鋪,這也太詭異了。

    難道這兩個人都憑空消失了嗎?

    盯著監控畫面,歐夜突然問我:“師父,恕我直言,你難道就沒有懷疑過莫塵之前的動機嗎,她到底為什么讓你參與這個游戲,而那憑空而來的一百萬又是怎么回事,這里面的蹊蹺點太多了,每一點都難以解釋啊!”

    是的,很難解釋,最難解釋的是,莫塵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我把那個發信息過來的號輸入搜索引擎,想要搜索線索時,突然整個警局的辦公電腦全部黑屏,屏幕上出現了一個慘白的頭骨頭像,并配上了一串鮮紅的警告字句:“攻擊倒計時,五分鐘后西川市所有警方資料將被粉碎性摧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快三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