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頂點小說網 > 選擇你是種錯誤向晚賀寒川 > 第496章 番外篇之向晚賀寒川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小說網] http://www.tdeurl.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家伙仰頭沖向晚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展開兩只小胳膊。結果他媽咪剛蹲下來,他的身子就飛了起來。

    咦?

    小家伙愣了一下,一扭頭,就對上了他爹地面無表情的俊臉,“爹地?”

    “你已經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自己走。”賀寒川拎著他的衣領,把他又提溜到了地上。

    小家伙,“……”

    向晚手術成功,是件值得慶祝的事情。剛好快到中午了,向晚約了向宇一家還有任小雅、鐘宇軒出來吃飯。

    去飯店的路上,向晚還聽到了幾個人在議論他們——

    “哇,這一家人顏值好高啊,是什么明星嗎?”

    “他們你都不知道?那是賀氏集團老總賀寒川,還有他老婆跟兒子。”

    “可我記得他老婆毀容了……”

    “賀氏集團這幾年不是一直在投資什么整容一類的項目嗎?就是為了給他老婆治臉,聽說最近有什么突破,應該是剛治好的。”

    “長這么帥還這么癡情,真羨慕向晚啊。”

    向晚聽著他們的話,唇角勾了勾,拉著賀寒川的手又緊了一些。

    “怎么了?”賀寒川扭頭看著她,眸底倒映著她的身影。

    向晚飛快地左右看了看,發現沒人,雙手捧著他的臉,在他唇上啄了一下,還是那兩個字,“高興。”

    她親完以后就想要退開,但賀寒川禁錮著她的腰不放,還收緊了些,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

    他眸底一片幽深,喉結滾動了一下,低頭吻她。

    向晚睫毛眨動了幾下,笑著閉上了眼睛——

    “媽咪,我也要親親!”

    奶聲奶氣還帶著點小脾氣的聲音響起,向晚心里咯噔了一下,臉突然爆紅,趕緊推開了賀寒川。

    她剛剛都忘了兒子還在這兒了……

    賀寒川一時不察被推開,眉頭幾不可見地皺了一下。他居高臨下看著這會兒慫成一團的小家伙,眼角微微上挑,“要親親?”

    小家伙弱弱地點頭。

    爹地現在好恐怖,嚶嚶嚶!

    賀寒川輕嗤了一聲,“我老婆,憑什么給你親?”

    向晚,“……”

    她拽了拽賀寒川的衣袖,這人怎么越來越幼稚了,居然還跟孩子計較!

    “她是我媽咪!”小家伙鼓著腮幫子,委屈巴巴。

    賀寒川把向晚摟進懷里,低頭看著小家伙,“她是我老婆,只能親我。你親別人老婆,那就是耍流氓。”

    小家伙一臉懵逼,眼睛睜得大大的。

    他們聲音并不小,前臺那邊也可以聽到。

    向晚見前臺那邊工作人員在偷笑,尷尬得不行,她輕咳一聲,“好了,他們人應該都到了,走吧。”

    說話的同時,她一手牽住了賀寒川,而另一手則牽住了小家伙。

    賀寒川點頭,“跟我換下位置。”

    “怎么了?”向晚換完后問道。

    賀寒川一手拉著她,一手拉著小家伙,輕飄飄道:“我的老婆只能我拉,其他男人不準碰。”

    小家伙碰不到自家媽咪,中間隔著一個賀寒川也看不到,小嘴一癟,氣得都快要哭了。

    “傻樣。”賀寒川勾了下唇角,把兒子舉起來,放到了脖子上。

    小家伙氣呼呼地不理他,一只手抓住他頭發,故意弄得亂糟糟的,另一只手去拉他媽咪。

    “別這樣拽你爹地頭發,會疼。”向晚說道。

    賀寒川面上沒有太多表情,只是眼底泛著一層淺淺的笑意,“沒事。”

    一家三口在大廳經理帶領下進了包間,任小雅跟鐘宇軒已經到了。

    六年時間過去,任小雅沒太大變化,還是那張娃娃臉,看起來像個高中生。只是她現在挺著個大肚子,身上看起來比以前稍微胖點。

    向晚進去的時候,聽到她正在嘟嘟囔囔地抱怨,“我說不生孩子,你非生,他在肚子里老踢我!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

    “好,怪我怪我,你別生氣,對孩子不好。”鐘宇軒剝好桔子,遞到了任小雅跟前。

    要是說他以前把她當個孩子寵,現在他完全是把她當成智障寵。

    任小雅還想要抱怨,結果一扭頭剛好看到向晚,頓時跳了起來,“向晚!!!!”

    “丫頭,別激動,你現在是孕婦!”鐘宇軒跟著站了起來,心驚膽戰。

    但他沒來得及攔住任小雅,后者就像一只吃撐了的蝴蝶,翩飛著跑向向晚。看那樣子,似乎還想跳到向晚身上。

    這要是真跳上去了,估摸著兩個都得摔倒。

    所幸,一旁賀寒川拽住了任小雅的后衣領,把她拎到一邊了。

    任小雅也不介意,圍著向晚直轉悠,還捏了捏臉,“哇,真的恢復了,臉上那一點點疤,幾乎都看不到耶!”

    她眼睛亮晶晶,湊過來又捏了捏向晚的臉,“那我以后老了,是不是也能換張年輕的臉?”

    兩人的臉都快貼在一起了,賀寒川眉頭皺了皺,扣著向晚的腰,把她往后拉了一下,“異想天開。”

    “不能那樣啊,不然這個世界豈不亂套了?”向晚說道。

    任小雅哦了一聲,有些遺憾,不過還是很替向晚高興,嘰嘰喳喳說了一堆祝福的話。

    鐘宇軒戰戰兢兢站在一旁,盯著她的肚子,就怕她一不小心磕到碰到。

    沒多大一會兒,向宇林娜璐帶著兩個孩子也來了。

    小家伙最喜歡跟表哥表姐一起玩了,三個孩子加上一個任小雅,整個包間嘰嘰喳喳的一團。

    向宇跟林娜璐湊到向晚跟前,看著她的臉恢復正常,也是感慨萬千。

    包間里正鬧騰的時候,賀寒川的手機震動聲響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拿著手機出了包間。

    “媽。”

    “嗯。你爸在外面亂玩女人,被人傳染了艾滋,還讓人騙走不少錢。你林阿姨還想生孩子拴住他的心,沒想到也感染了艾滋。以后你跟晚晚還有小言見了他們,離得遠點。”

    賀寒川抿了抿唇,嗯了一聲,說道:“六年,您也該走出來了,什么時候回來?”

    “快小言生日了,我會回去的。跟小言說,等晚上七點,我給他打電話。”

    兩人說了幾句,賀寒川掛了電話,又在外面站了一會兒,才進了包間。

    向晚見他神色不大對,坐到他身旁問道:“媽打來的電話?”

    “嗯。說爸跟林阿姨感染了艾滋,讓我們離他們遠點。”艾滋不可怕,只要接觸的時候,注意幾個感染事項就行。

    但兩個沒安好心的艾滋病人,絕對要注意。

    向晚點了下頭,也不知道該不該說這是報應。但不管怎么說,那都是賀寒川血緣上的親生父親,她最后還是沒說什么。

    幾人點了菜,沒過多大一會兒,門響了。

    向晚過去開了門,發現門外并不是服務生,而是半個月沒見的夢蘭。

    “喲,恢復得不錯,恭喜了。”夢蘭桃花眼眼角微挑了一下,略顯輕佻地在她臉上摸了一把。

    賀寒川眸色沉了下,不動聲色地擋在兩人跟前。

    “賀總現在怎么連女人的醋都吃?”夢蘭斜斜地靠在墻上,伸手去摸煙,結果摸了個空,忍不住暗罵。

    封牧那個管家婆,居然一根煙都不給她留!

    “你怎么來了?”賀寒川淡漠道。

    夢蘭臉上僵了一下,很快又恢復巧笑嫣然的模樣,“剛好看到賀總進了這個包間,就想來湊頓飯。向晚手術好了,這么值得慶祝的事,我來蹭一頓飯,不過分吧?”

    她說著話,就要裊裊娜娜地往里走。

    可剛到門口子,就被賀寒川攔住了,“說實話,或者走。”

    “賀總,你這就有點不近人情了。”夢蘭輕嘆了一口氣,聲音繾綣纏綿。

    賀寒川不為所動。

    難道這中間還有什么隱情?向晚神色自然地打量著夢蘭,心里也有些好奇。

    見兩人都不讓路,夢蘭惱羞成怒,紅著臉沒好氣地說道:“封牧要抓我去結婚,我躲一下!”

    遠處隱隱傳來封牧的聲音,她也沒法維持云淡風輕的模樣了,身子一矮,就從空隙里鉆了進去。

    結果她剛進去,就聽到她上司說道:“阿牧,這里。”

    夢蘭,“……”

    日哦!

    她連坐都來不及坐,拎著裙角飛快地跑了出去。

    向晚看著封牧從跟前跑過,手肘捅了捅賀寒川,“再怎么說,蘭姐也是你得力手下,你就這么把她賣了?”

    “今天是給你慶祝的。”被人打攪就不好了。

    賀寒川淺淺勾了下唇,在向晚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本是歲月靜好的畫面,然而——

    “師……師父,我好像要……要生了!”

    任小雅顫顫巍巍的聲音響起,包間里瞬間亂作一團。

    生活總要繼續,埋入黃土前,沒有結局。

    (全文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快三app下载 武汉麻将心得 能用qq登陆的赚钱新闻软件叫什么软件 宁波投资什么生意赚钱 剑网三玩怎么赚钱 海天娱乐群 走路就能赚钱的软件是真是假 近年哪个行业比较赚钱 有什么在家能赚钱的方法如下 徐闻做什么生意赚钱 优游彩票群 百度圈景赚钱 捕鱼大富翁最新版官方版 承包医院保洁赚钱吗 捕鸟达人1破解版 常熟有什么工作赚钱 收卡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