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頂點小說網 > 韓蕓汐龍非夜 > 第1371章 元宵節特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小說網] http://www.tdeurl.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嘭!”

    忽然,一朵紫色的煙花在冰海上空綻放!

    唐寧夫婦和金靈夫婦同時抵達冰海北岸。這朵信號,正是他們發出的,他們在等雪狼來接。

    他們既是想來見一見龍非夜和韓蕓汐,也是想來見一見他們的孩子。錯過了除夕團圓夜,不能再錯過元宵節了。

    信號放出沒多久,前方的黑暗中就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白影,漸漸的,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是小東西來了。

    化身為雪狼的小東西高大威武,它遠遠奔來,猶如上古神獸,踏空降世。

    當然,也就只有在顧七少沒有騎坐它的時候,它才能有這等肅然莊重,威風凜凜的樣子。顧七少要是拿它當坐騎,非得將它整得胡里花哨不可。別的不說,在它背上架一張大寶座,那是一定要的。

    沐靈兒喃喃道,“奇怪,七哥哥呢?”

    唐離瞥了她一眼,道,“你七哥哥鐵定陪著我嫂子,你就別惦記他了。”

    這話剛說完,寧靜就不動聲色地踩住唐離的腳,然后,繼續不動聲色,使勁往死里踩!

    唐離疼得想躲。

    寧靜一瞇眼,他就不敢躲了,乖乖由著她踩。

    寧靜給了他一個特鄙夷的目光,她低聲,“叫你嘴賤!”

    金子筆挺地站在沐靈兒背后,他眼角的余光往唐離腳上瞥去,很快收回了。他只當沒瞧見,對唐離說的話更是無動于衷,那張瘦削俊美的臉始終冷冷的。

    沐靈兒這輩子最大的幸福,不是有一個七哥哥,而是有一個可以讓她無需避諱地談起七哥哥的丈夫。

    心虛才會避而不談,真正坦蕩才敢談起。

    他明白的。

    沐靈兒對唐離呲之以鼻,“我姐才不用我哥陪,唐大門主,你等著,等你哥破冰了,看他不收拾你!”

    這“我哥我姐你哥”,聽得唐離都有些發懵,他低下頭,又無奈又委屈,他真真沒別的意思,他不是嘴賤,他是最快!

    寧靜樂了,對沐靈兒說,“不必他哥收拾,你姐頭一個毒啞他!”

    唐離嘀咕了一句,“我還怪懷念我嫂子的啞藥的。”

    這話,讓原本還笑著的寧靜和沐靈兒不約而同安靜了,都傷感起來。

    一年了,大家都很思念他們,尤其是睿兒。

    這時候,雪狼躍上海岸,落在他們身旁。沐靈兒連忙跑過去,抱住雪狼的脖子,“小東西,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雪狼立馬掙脫開她的雙手,走到一旁去,抖了山抖,而后仰頭對月長鳴了一聲,看似威武,其實是傲嬌。

    它很快就回道沐靈兒身旁,親昵地蹭了蹭她,才匍匐下來,像是在催促他們。

    沐靈兒他們四人連忙都坐上去,雪狼掉了個頭,躍入冰海,疾馳而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沐靈兒他們一抵達冰窟,就被被驚艷到了。

    只見原本冷冰冰,黑漆漆的大冰窟竟然被改造成了一座冰砌大宮殿,以冰為外墻,石為內墻,以木為柱,以玉為飾,將整座個洞窟分隔成四部分,外廳內堂,左右兩偏殿,而洞口直對的地方為前院。

    這不再像個冰窟窿,而像是一座藏在冰下的殿宇。

    此時此刻,整個殿宇都掛滿了燈籠,這些燈籠,每一盞都是極其考究的,精致好看。只是,燈籠里的火并非明火,而是夜明珠。在這么冷的地方,火焰很難維持。這院子里種滿了向陽花,哪怕是黑夜中也盛開得很燦爛。雖然都是一些假花,卻足矣亂真,給人一種如沐陽光的溫暖感。

    沐靈兒他們四人有半年多沒來了,見了這一切,都非常意外。但是,他們不必問就知道,能這么折騰的,這么奢侈的,除了顧七少,沒有誰了!

    這時候,一個女子走了出來,一身簡單利索的打扮,貌美俏皮,看著年紀不小,卻仍舊給人一種年輕姑娘的感覺。

    她是誰?

    沐靈兒和寧靜都驚了,唐離和金子幾乎是同時將自己的夫人護到背后去。

    唐離冷聲,“你是什么人?”

    女子笑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寧承的婆娘,上官?兒!”

    唐離他們才恍然大悟,都放松了戒備。他們當然都知道寧承在玄空大陸娶了媳婦,只是,寧承一直沒將人帶來,他們都不認得。

    寧靜大喜,“嫂子,終于見著你了。遠兒呢?也來了嗎?”

    大家正相互介紹,殿內卻傳來一爭吵聲,眾人連忙進去,只見一大一小兩個丫頭正在爭吵。

    大的丫頭約莫十三歲,明明是個清秀的姑娘,卻女扮男裝,墨發高束,著一襲寶藍色長袍,腰系玉帶,像個俊俏清瘦的少年。

    小的丫頭約莫六歲,個頭小小的,身著一件鵝黃色留仙裙,梳了一個簡單的雙丫髻,人微胖,圓嘟嘟的小臉蛋,圓滾滾的大眼睛,又萌又可愛。

    這大丫頭當然是唐門的大小姐,唐離和寧靜唯一的女兒,唐紅豆;這小丫頭正是沐靈兒和金子的女兒,金靈。

    此時,兩人都氣呼呼地看著彼此,你一句我一句吵個不停。

    “小丫頭,姐姐我告訴你,密探身份姐姐我要定了!絕對不會讓給你!我不管,你不答應,也得答應!”

    “哎呦,你個丫頭片子,你敢跟姐姐我這么說話!”

    “大不了,大不了我把我的金子分給你一半!”

    聽到這里,一貫表情冷漠的金子,不自覺摸了摸鼻子,嘴角竟泛起一抹淺笑,盡是寵溺之意。

    在這個世界上,他就拿兩個女兒沒轍,一個是大靈兒,一個就是小靈兒。

    沐靈兒忍不住出聲,“小妮子,才多久沒見,你就打算把你爹買了?”

    唐紅豆和金靈齊齊回頭看來,這才發現父母都來了。

    兩人顧不上爭吵,箭步如馳而來。唐紅豆撲到了唐離懷里,圈住他的脖子,掛他身上,“爹爹,你終于來了,我好想你呀!”

    金靈則撲向金子,使勁地往他懷里鉆,竟嗚嗚地哭了起來。她不是因為跟唐紅豆吵架而哭,而是想爹娘了。她一哭,金子就慌了,“別哭……怎么了,怎么了?”

    金子無措地看向沐靈兒,沐靈兒沒理他,舉頭望天,無疑是吃醋了!而唐靜看著唐離父女倆,也一臉不高興,醋味不比沐靈兒小。

    金子拿金靈沒辦法,只能將女兒抱給沐靈兒,沐靈兒一抱著女兒,柔聲安慰起來。而寧靜,不等唐離把女兒抱給她,她就自己上去搶了!  沐靈兒和唐靜吃醋,不是跟女兒爭風吃醋,而是跟丈夫爭風吃醋。她們總是想不明白,自己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娃,怎么就跟爹爹更親了呢?

    好一番溫存,兩個孩子終于都從各自娘親的懷中爬起來了。

    小金靈先開口,“唐紅豆,我要當密探!”

    “不行!就你這小丫頭片子,能打探到什么情報?誰信你雇你呀,不懷疑你才怪!你好好跟你娘學學藥術,去參加神農谷的藥學考試,保證能打遍天下無敵手,一舉成名,成為神農谷谷主最器重的徒弟!只要你把谷主大人用開心了,到時候你想賣什么藥就賣什么藥,大把大把的金元寶隨便你掙!你說你跟姐姐我搶什么搶呀?姐姐我可是……”

    唐紅豆就這樣滔滔不絕,一直說一直說。

    小金靈根本找不到插話的機會,她聽著聽著,終于受不了,捂住了耳朵,“停!”

    別說小金靈,就是一旁的大人也都有些受不了,紛紛捂了耳朵。就只有唐離看著自己的閨女,笑得特別幸福。這閨女跟寧靜簡直是一個模印出來的,什么都像寧靜,就是這張嘴巴隨了他。

    小金靈都喊停了,唐紅豆竟還不停下來,終于小金靈“哇”一聲,大哭起來。

    終于,唐紅豆停了下來。

    小金靈看了她一眼,繼續哭,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

    姐妹倆,一個說起話來就停不下來,一個哭起來也停不下來,湊在一塊,很多時候讓大人們也是沒辦法的。

    唐紅豆受不了了捂住了耳朵,兇巴巴地說,“行了!我讓你!”

    小金靈畢竟才六歲,似乎被嚇著了,愣了一下,哭得更加大聲。

    這時候,內堂傳出了一個冰冷低沉的聲音,“都來了?這是怎么了?”

    唐離他們幾個大人一時沒聽清楚聲音,全都轉頭看去,誤以為走出來的人是龍非夜。然而,來者是寧承。他牽著一個男孩,同小靈兒差不多,六歲左右的光景。然而,不似小靈兒的稚嫩可愛,這孩子站得筆挺,表情頗為嚴肅,眉宇間盡是不合年齡的英武之氣。

    唐靜喚了一聲,“大哥。”

    金子解釋道,“沒事,小孩子鬧著玩。”

    小金靈的哭聲早就戛然而止,唐紅豆嚇得躲爹爹背后,兩孩子都怕寧承。

    寧承竟破天荒笑了,淡淡而笑,“是嘛,到里頭來鬧吧。熱鬧熱鬧。”

    穿過大殿,到了內堂。

    這里,仍舊被顧七少掛滿了燈籠,亮堂熱鬧。

    大家都很想進來,可是,真正來了,眼睛卻不敢往前看。前方,冰封的水潭中,龍非夜和韓蕓汐至今都保持著十指相扣的姿勢,看望彼此。

    積冰很厚,只能看出他們的輪廓,看不清楚他們的臉。可縱使如此,仍舊能感受到他們對彼此的深情,愿得一人心,生死不相離。

    就在這白色的積冰上,蜷縮著一抹紅,紅得惹眼,紅得妖冶,紅得肆意。這是蜷縮在積冰旁睡著了的顧七少。

    他昨夜喝了酒,醉醺醺回來,跟龍非夜和韓蕓汐嘮叨了一宿,嘮叨著嘮叨著,就蜷縮在龍非夜身旁睡著了。若不是寧承給他服了御寒奇藥,他估計早就冷死了。

    沐靈兒看得心疼,正要過去,顧七少卻慢騰騰地坐起來,慵懶懶地伸了個懶腰,才站起來。

    一襲紅袍,配上那張絕世容顏,這么從積冰里懶洋洋爬起來,就仿佛沉睡了千年的妖孽,剛剛蘇醒。

    其實,他早就醒了,只是懶得起。

    他打量了眾人一眼,視線最后落在小金靈和唐紅豆身上。他那雙狹長的桃花眼很快就瞇了起來,笑意更濃,好看得無法形容。

    小金靈和唐紅豆立馬都仆過去,爭相恐后往顧七少懷里鉆,告狀起來。

    “七叔,姐姐不讓我!”

    “七叔,你評評理,她硬搶!”

    顧七少自己沒孩子,卻比在場為人父母的人更有法子哄孩子。他揩了楷小靈兒的鼻子,笑道,“愛哭鬼,跟你娘一樣愛哭!吶,這個送給你,日后,想哭的時候,就敲一敲它,算算你私藏了多少金元寶。你就會笑了。"

    顧七少一邊說,一邊遞上了一個純金打造的金算盤,小巧玲瓏,精致貴氣。小金靈好不驚喜,頓是雙眸放光!她一把抓住,抱在懷中,生怕被人搶了。

    眾人看得呵呵大笑,唐紅豆不高興了,“七……叔!”

    顧七少捏了捏唐紅豆的鼻子,笑道,“你當姐姐的,讓一讓金靈兒,七叔給你謀了個競拍場的活兒,讓你當競拍師,如何?”

    唐紅豆自小就喜歡去黑市混,尤其仰慕臺上那些威風凜凜的競拍師,她遂是大喜,一口就答應了!

    見唐紅豆高興,小金靈也高興,她突然想起了影子來,急急問,“影子哥哥呢?怎么還沒來呀?”

    幾個大人面面相覷,遲遲沒回答。顧南辰在過年前就失蹤了,這件事,這件事除了小金靈不知道,在場的人都知道。

    唐紅豆連忙說,“影子哥哥有重要的線索要追蹤,今天來不了了!”

    小金靈喃喃自語,“他要是能找著燕兒姐姐,那該多好呀!”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一旁的毒獸忽然憑空消失了。無疑,韓蕓汐將它收入儲毒空間了。

    韓蕓汐和龍非夜怕是聽到他們說話,也想女兒,想小影子了吧。

    顧七少輕輕拍了拍玄冰,喃喃道,“毒丫頭,沒消息就是好消息,放心吧。說不定……說不定影子那小子找著燕兒了,只是,還在帶回來的路上。咱們,再等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快三app下载 1.80星王合击那个赚钱 街机麻将玩法 红酒平台赚钱是真的吗 打鱼游戏怎么玩才能赚钱 大赢家彩票群 扔漂流瓶做任务赚钱是真的吗 qq手工打字赚钱 爱拼彩票苹果 抖音视频app赚钱 深圳二手车指标赚钱 真人麻将软件免费下载 魔兽世界 大米赚钱 会画画怎样才能赚钱吗 麻将赌博怎样才能赢钱 头条开公众号怎么赚钱 用手机帮别人打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