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頂點小說網 > 婚嫁總裁 > 第3666章,對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小說網] http://www.tdeurl.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么丑的字,邇邇一看就知道是誰寫的了。

    問題是,她寫的這副春聯,實在是……

    也難怪剛才那家丁會憋著笑了。

    白洛邇輕輕揮了揮手,春聯連著橫幅便落入他手中。

    本想教訓一下昭禾的,可是,他前思后想,還是去了書房。

    昭禾昨晚睡得晚,如今在城市里被白洛邇慣的早就沒了生物鐘,也不可能大清早就醒來的。

    可她醒來的時候,就想著,半夜在白洛邇房門上貼的春聯,也不知道他看見了沒。

    那可是她親筆寫的。

    上聯:金玉良緣

    下聯:天作之合

    橫批:絕配

    她起身,迅速洗漱更衣,打開房門往外瞧了眼。

    見一家丁在門口憋著笑:“小姐,早。”

    昭禾蹙了下眉,問:“白洛邇起來了嗎?”

    家丁點點頭:“少主在樓下讀報紙呢,就等著小姐下樓吃早餐了。”

    昭禾眨眨眼,又問:“少主心情好嗎?”

    家丁又笑:“自然是心情很好的。”

    昭禾聽見這一句終于是放心了。

    她出了房門,美滋滋地轉過身,去看白洛邇的房門,卻發現,大門上什么都沒有!

    而旁邊她的房間門口,卻也被貼了春聯,而且那筆跡高深飄逸,一看就是白洛邇親筆!

    上聯:業精于勤,荒于嬉

    下聯:行成于思,毀于隨

    橫批:端正

    昭禾心口一堵,似有一口氣不上不下,想要吐出來,又怕自己會連著血一并吐出來。

    不過細想,這一茬是她找的,他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昭禾上前撕下,撕碎,塞進家丁手中,垂頭喪氣地下樓了。

    白洛邇見她下來,露出一個溫和的、人畜無害的笑容:“小昭禾起來了?”

    昭禾走近,問:“你就這樣跟著我跑出來,萬一有什么事情怎么辦?白家大宅你不住了?我可是聽說了,那個白溪,厲害著呢,小心他看出什么端倪來。”“沒事。”他淺笑著,起身撥開昭禾額前的一抹碎發,又從容地說著:“我昨天半夜在白府見他們放煙火了,今天一早還讓白溪不要進來打擾我,一會兒我再露個面,尋個由

    頭出門就行了,晚上再露個面回房間,就說我吃過了。”

    橫豎昭禾已經被他送去英國讀書了。

    昭禾以后可以不用再出現在白府了,而白洛邇是有瞬移術的,兩頭跑這種事情,落在被人身上,肯定是奔波勞累,而換成白洛邇,卻是呼吸一般簡單自然。

    更何況,白洛邇也有他的考慮。

    鶒芳怪知道他們在白府,必然會尋過去。

    他們若是走了,白府上下也安全些。

    昭禾只是盯著他清潤的眼,忽然就后知后覺想起他的瞬移術來,不由羨慕:“你可以教我瞬移嗎?”

    白洛邇笑了:“你本該會的。只是靈力不足而已。”

    腦海中,不由想起圣寧剛學會瞬移術的時候,也是三四歲的小娃娃,第一天她太興奮,變到沈帝辰夫婦房間里,又變到勛燦那兒去。

    想起這些,往日如煙。

    當初他與勛燦那樣較勁,較勁了多年,勛燦長高,他也跟著長高,竟是一絲一毫不肯輸給勛燦的。

    可是,造化弄人,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白洛邇輕嘆一聲,目光清明,早已釋然。

    望著眼前的昭禾,他溫聲道:“以后我每天帶著你修行,你吃了虛空丹,修為大漲,但是你還不懂如何控制。”

    蘭花精在一邊道:“少主,小姐,早餐好了。”

    餐桌前,擺著昨晚他倆一起包的白菜豬肉的餃子,還有兩碗雞絲粥,兩份小菜。

    昭禾跟白洛邇吃的香,有一茬沒一茬地聊著。

    昭禾想起什么,道:“昨晚你明明聽見清禾罵我狐貍精,為什么按住我不讓我揭穿她?”

    白洛邇笑了,抬起清瑩的雙瞳凝著她。

    他的雙眼太明亮,猶如天上星,亦如水中月,每當他這樣瞧著自己,昭禾都覺得,自己所有的心事都逃不過他的雙眼。

    她不由敗下陣來,賽雪的皮膚染上紅霞,低下頭。

    白洛邇溫柔地道:“白灼也是非常維護你的,他昨晚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說明他根本沒有聽見。

    昭禾,你想,他都沒有聽見,你阿奶年紀大了,又怎么會聽見?

    你要是當眾指出來,除了我,沒人給你作證。

    而且昨晚是年夜飯,你不也想讓你阿奶過一個開開心心的團圓年?何必鬧得難堪?”

    昭禾想想也是,于是道:“這次放過她。以后她再罵我,或者旁人再罵我,我肯定要懟回去!”

    白洛邇蹙起眉,再次望著她,見她的貝齒咬斷了一截餃子,吃的正香。

    他便等了等。

    等著她一枚餃子吃完了,他這才問:“昭禾,如果有人向你這邊吐了口水,你會伸手接著嗎?”

    昭禾:“當然不可能!那可是污穢之物,我為什么要接著?”

    白洛邇莞爾:“那別人口中說出的污穢之語,罵你的話,你又何必接著去回嘴?你不嫌臟?”

    昭禾:“……”

    她皺起小臉,仔細地想,想了大約半個小時,終于想清楚了:“嗯,我以后不理會那些人就是了。”

    白洛邇牽著她的手,溫和地說著:“我在周遭找到一處靈力極盛的地方,這就帶你去修行。”

    言罷,他望著自己的親信們:“你們也跟我一起去吧。”

    親信們原本跟著昭禾,每日沐浴龍恩,吸收真龍身上渙散出的氣息,已經修為大漲,如今聞言,更是喜不自勝,連連應下來。

    現代。

    圣寧口硬心軟,在照料過琉茵之后,她也是上了九重天,露了露臉的。

    不過,她也不敢多待,只怕自己在天上時間留的久了,地下琉茵就要生了,然而她這一露面,卻被天庭文武百官圍堵。

    過去,大家望著她,雖然眼中也有崇敬之意,卻也是被澈所脅迫的。

    可自從她能造出虛空丹這種失傳已久、早已滅絕的丹藥之后,所有的神仙,巴不得跪在圣寧的腳下,給她擦鞋呢。

    圣寧緩聲道:“諸位愛卿,本宮還有事,爾等若是有什么,不妨去找澈吧。”

    眾仙還是圍著她,一臉諂媚地笑著:“嘿嘿,嘿嘿,陛下,您有事您忙,臣們只是想見您了,所以在這里恭候著,有事您隨時吩咐,臣等必然竭盡全力相助。”

    圣寧尷尬地笑著:“那我走了哈?”

    眾仙:“嗯嗯。”

    圣寧:“……”

    雖然一圈人圍著她,但是她還是瞬間消失了。

    眾人不由贊嘆——

    “天后陛下的瞬移術越來越爐火純青了。”

    “是啊是啊,天上有這樣的天后陛下,是臣等之福啊!”

    “是啊是啊,不知今年的幾大盛會上,天后陛下會不會賞我們虛空丹啊!”

    “聽聞太陽宮的新公主與天后陛下交情猶盛,我覺得,就算天后陛下不去勞心勞力煉制丹藥,今年太陽宮進貢的果子也不會少哇!”

    “太陽宮的新宮主,是不是心慕狐帝?”

    “休得胡言,那是狐帝的徒兒!”

    圣寧自是不知,在她走后,眾仙也在天上聚眾八卦。

    她只是下來,發現并未耽誤什么時間,便陪著沈歆旖在佛堂抄經了。

    沈歆旖望著女兒,不由笑道:“你都是天后了,不會覺得母后抄經多此一舉吧?”

    “我知道母后擔憂哥哥,”圣寧啞聲道:“我也是呢,其實很多時候,神仙也有做不得主的時候。”

    沈歆旖擱下小狼毫,望著圣寧,溫聲叮囑:“一一,母后想問你,邇邇閉關修行之后,你可跟澈、同房過?”

    閉關修行,是狐帝對青丘的說法。

    但是洛家人都知道他是帶著龍蛋去了異世。

    圣寧眼中一紅:“理他做什么!以前我覺得他事事完美謹慎,就連給我下聘禮,也只有我想不到,沒有他辦不了的。可如今,我恨死他了!”沈歆旖心痛道:“一一,你們本是天神,我不該多嘴,但你到底是我女兒,澈也不是有心的,你還是……原諒他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快三app下载 贵阳麻将推广管理系统 做小学生教育培训赚钱吗 yy频道人多能赚钱吗 制作动画是怎么赚钱的 微信捕鱼技巧集锦 无锡明星麻将作弊器 2018做什么手工赚钱 海鲜自助餐靠什么赚钱 逆水寒 采矿赚钱 做石材销售赚钱吗 换日元怎么赚钱 工笔画能赚钱吗 翰墨丹青梦幻怎么赚钱 欧泊彩票群 下载麻将单机游戏 携号转网业务赚钱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