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頂點小說網 > 回唐 > 第585章 祭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小說網] http://www.tdeurl.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南陽郡是南詔府下的一個郡城,而方炎則是一地刺史,這個南陽郡的太守季沫正是方炎的直系下屬,此時以他為首,正在跪地磕頭。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的馬蹄聲由遠及近,那五千多人一齊奔馳的聲響實在太大了,而隨著馬蹄聲的,是一道道迎風飄揚的旗幟,這一次方炎這一行人可要比上一次去海邊的時候要威風的多了,而且方炎也把聲勢造的很大,就是為了震攝一些別有心思的人,因為伴隨著各種各樣的自然災難,往往也是農民起義造反的最佳時機,前朝往事告訴方炎,這個時候除了要大力救濟賑災之外,鐵血手段也同樣少不了,任何一點苗頭都必須要摁滅在萌牙里。可別小看了這些農民起義,漢朝四百年的江山,最后就是因為黃巾軍利用自然災難四起的時機,然后蠱惑人心發動農民起義的,等到朝庭發現形勢不對時,黃巾軍已經如颶風一樣壯大起來了。所以這個時候如何處理就顯得為政者的手段了,光是柔情的一面那還是不行的。

    在山坡上看到這些百姓們一個個虔誠的面孔,甚至那虔誠之中還有一絲狂熱之意,方炎甚至有些不安,這樣的祭祀活動無疑是非常有蠱惑人心的力量,如果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利用起來,其力量是不可小視的,很快,方炎的親衛騎兵就出現在了曠野之上,鼓聲轟響,鐵甲錚錚,刀槍如林,那整齊劃一的步伐,給人一種強大的壓力感,一個個騎兵都是歷次大戰淘汰出來的精銳,殺氣驚人,幾千人匯聚到一起,那種鋪天蓋地的力量感就更加的明顯了,那邊的祭祀活動正進行到一半呢,看到這邊的大軍到來紛紛停下來了,不少百姓看向大軍的眼神甚至有一絲憤怒,竟然打斷了他們向蝗神祭祀的活動。

    一面面旗幟打了出來,迎面的是一個大大的唐字,后面還有不少的將旗,沿途的百姓們紛紛讓開來了,但是看向唐軍的眼神分明不太友好,因為唐軍出現的時機太不好了,正在他們給蝗神祭祀的過程中呢。方炎一馬當先,那季沫看到王師到來,趕緊帶著幾十個大小官員奔過來了,那刺史大人的旗幟表明了方炎這一行人的身份,季沫還是第一次看到最近才走馬上任的刺史大人,遠遠地就領著一群人朝方炎跪下來了,口中高呼道:“下官等人不知刺史大人駕到,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看到太守大人都這樣跪下去了,其它的百姓們自然也一個個都跪下去了,只剩下方炎和他的騎兵大軍立在中間,朝兩邊看過去,黑壓壓的便是人頭,這些百姓明顯要比中原的百姓貧困多了,一個個的衣服面貌都差了許多,也顯得這里的貧困了,看著跪在最前面的季沫,方炎心頭一絲怒氣不由自主的升了起來,喝道:“你就是季沫吧,你這是在做什么。”

    “回大人的話,下官正帶領百姓們向蝗神祭祀,這一段時間以來蝗神過境,百姓們深受其苦,下官想為百姓們做一點事情,所以才有今日之事,還望大人明察。”季沫有些恐慌的說道,然后偷偷拿眼睛看了看方炎,只是方炎的語氣十分不善,而且又是一個手握兵權的刺史,讓季沫有些擔心,唐時的刺史權力是非常大的,基本上一地的軍政等大權全部掌握在一人手里,就別說是方炎這樣從軍中提拔出來的將軍做刺史了,下面的官員哪里敢有半點心思的。

    方炎一躍從馬上跳了下來,一手摁在劍上,一手拿著馬鞭,身穿大將軍盔甲的方炎,整個人只有一張小黑臉露在了外面,走起路來鏗鏘作響,幾步走到季沫身前,方炎喝道:“是誰給了你這權力,擅自組織百姓們搞起祭祀活動的,可有向刺史府報案準備嗎,混帳東西,你到底是什么心思。”

    方炎一邊喝道一邊也不客氣,手中的馬鞭直接抽在了地上,嚇的地上的一群官員紛紛顫抖起來,雖然是抽在了黃土地上,但是那刺耳的聲響卻仿佛打在了他們身上一樣,季沫更是嚇的不輕,連忙解釋陪罪起來了,方炎也確實是真的生氣了,一來他很反感這樣的祭祀活動,竟然把蝗蟲當作神靈一樣的來祭祀,另外嘛,如此大規模的組織起百姓來,也是極容易發生事故的,如果一些別有心思的人一利用,這些樸素而有愚昧的百姓很有可能會造反的,到時候又是一場大麻煩,而這無疑是方炎最不想看到的,所以在見到這邊的祭祀活動后,方炎才會如此的生氣。

    季沫還沒有弄明白自己錯在哪里了,因為這樣的祭祀活動以前也經常會發生的,蝗蟲之災歷來已久,只是規模大小不同罷了,官府的做法其實都差不多,因為能做的也不多,但是在方炎面前只能不斷的磕頭認錯,方炎喝道:“蝗害已起,爾等卻毫無作為,只會在這里對著一尊銅像膜拜嗎,還把本來就艱難的百姓們組織起來,來人,給我全部拿下,等本官回去之后再好好找你們算帳。”

    很快方炎的身后就涌出一大隊的親兵,將這些本地的大小官員全部摁住了,有人還不斷的向方炎求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竟然惹的方炎一來就如此的生氣,不過方炎的大名他們都是早就聽過的了,方炎無視了一群人在那鬼哭狼嚎著叫喊什么,而是徑自來到了碩大的銅像面前,這銅像有五六米高,此時立在山坡上,更是讓方圓幾里的百姓們都看的清清楚楚,實際上就算祭祀活動結束了,這銅像依舊會擺在這里的,接收著百姓們的膜拜,再看銅像面前立的三牲供品,甚至還有不少的水果,也不知道這些官員們都從哪里弄出來的這些供品。看到方炎眼神不善的打量著蝗神銅像,太守季沫似乎意識到了點什么,驚恐的掙扎著朝方炎喊道:“大人,恕罪啊,這蝗神乃是天賜之物,萬萬不可心得罪了它們啊,否則后禍無窮啊,大人還望為本地的百姓們考慮考慮吧,千萬不能做出什么惹怒蝗神的事情來啊。”

    兩個強壯的侍衛死死的摁住了季沫,奈何季沫卻是一幅完全不將自己生死放在眼里的樣子,只是一個勁的哀求著方炎,因為他從方炎的眼神里看出來了一點什么,方炎聞言回頭冷冷地瞥了一眼季沫,對這個太守方炎還是有些了解的,在蝗災之后也組織了不少的賑災活動,朝庭調拔來的糧食也全部分發下去了,倒是一個任勞任怨,而且很清廉的官員,但是這愚昧的思想卻也同樣的根深蒂固。哪怕是面對方炎,也敢大聲的吼叫著,就怕方炎做出什么事情來。

    “哼,你也算是讀書識理之人了,孔圣人說的,圣人不以怪力亂神也,你都忘記了嗎,還是說你們在這里燒香磕頭,那蝗蟲就能自己飛走了。”方炎氣的不行了,因為眼前的可不僅僅是一個季沫,還有他身后的那些官員,更重要的是,還有在場的幾萬百姓,似乎都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這讓方炎有種被壓抑的感覺,這些人的思想跟自己完全不同啊。

    季沫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又沒說出來,這蝗蟲確實會自己走的,不過并不是因為你祭祀請愿它就飛走了而是當地的能吃的東西全部吃完了之后,蝗蟲自然就會飛到別的地方去,所以也給了人們一點期望,期望著蝗神能夠早點自己離開,給他們留下一點種子。季沫身后的官員看到太守都據理力爭了,一個個也紅著脖子大聲的說起來了,哪怕是被親兵們控制住了,一個個也極力的掙扎著,還想讓方炎也跟他們一樣上一柱香,給百姓們做一件好事。方炎直接無視了這些人,有些道理自己明白,但是跟這樣的一群死腦子的人根本解釋不了,解釋不了那就用鐵血手段罷,這蝗災都是階段性的,長則數月,短則十幾天,到了冬天自然就消失不見了,但是這幾個月的時間卻是百姓們等不起的,真等到蝗蟲不見了,自己治下的這些地方大概也徹底的完蛋了。

    “哈哈,本官乃是朝庭封賜的南詔刺史,又豈會向一只蟲子磕頭,今天本官就讓你們看看,你們眼中所謂的蝗蟲到底靈不靈吧。”方炎說完,猛的將自己的寶劍拔了出來,然后揮力一砍,面前香案直接斷成了兩截,上面的供品也全部倒在了地上,這一個舉動萬眾矚目,一下子幾萬人都安靜下來了,強大著嘴巴,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山坡上的方炎,大多數人都沒有反應過來,腦子里一片空白,季沫也同樣張大著嘴巴看著方炎,突然撲通一聲跪下來了,然后朝著神像不斷的磕頭,口中不斷的叫著蝗神恕罪。與此同時,周圍的百姓們也漸漸反應過來了,有人驚恐無比的重新跪下去了,還有人紅著眼睛,憤怒的盯著方炎,似乎想用眼神殺了方炎一般。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快三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