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頂點小說網 > 金鱗 > 第841章 證清白

第841章 證清白

 熱門推薦: 圣墟鐵拳爭鋒仙逆遮天極品美女老師私房催乳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小說網] http://www.tdeurl.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像是傳說中的金剛仙藤,可拿來鍛造神兵!”

    青鱗從地上爬起,打量著倒地的巨藤,伸手摸了一把臉上的傷痕,痛的打哆嗦,他的臉上有著一層厚厚的細鱗,法軀強橫,竟然會被這巨藤的倒刺撕出一道傷痕,而渾身上下有多數痛楚,雖有戰甲護身,可內傷,還是擋不住。

    如此兇猛的攻擊,怪不得那名倒霉的銀星修士擋不住其一擊。

    四年多來,有魔羅、血影、墨蛟、青鱗拱衛,一眾修士僅有數人死在妖獸、魔獸爪牙之下,而今日,卻一下子慘死二十余人。

    猶豫了片刻,李魚還是把這株巨藤給收到了混沌空間中,順便把魔羅、血影一道收入了混沌空間,吩咐二人為巨藤選了一處棲身之地,布下一座法陣,防止巨藤逃脫。

    有心把這口靈泉收入混沌空間,查探過靈泉下方乃是靈脈所在,頓時又放棄了這個想法,這靈脈和靈泉只要一收入混沌空間,直接就廢了,若留在這里,下次若有霸刀門、赤血城弟子進入此地歷練,反而多一個機緣。

    這靈泉之水的質量弱于混沌靈泉,卻也是難得之物,吩咐眾修把身上的瓶瓶罐罐全部拿出來裝滿靈泉,隨后,小心翼翼地檢查起了四周的密林,結果,并沒有第二株金剛仙藤。

    檢查過地上的那個大坑,除了細碎的須根,這株妖藤竟然連一根筷子般粗細的枝條都沒有留下,而這些須根離體之后,很快就卷曲枯萎,顯然不具備繁枝能力。

    此藤會“走路”,也許原本的棲身之地并不在此處,靈覺細細掃過周圍千余里,沒有發現有第二株妖藤,李魚頓時絕了心思。

    這妖藤若能馴伏,倒可以放在靈藥田里守守靈藥。

    遠遠離開了此地后,李魚依然是有些心神不寧,這一下,李魚意識到,軒轅大陸出問題了,他如今接受了萬民信仰之力,若軒轅大陸出了大事,他的神魂自然會有不適生出。

    先后傳訊另外兩隊人馬,果然,另外兩隊人馬最近并沒有遇到麻煩和意外,看來,問題的確出現在了軒轅大陸,暗自猜測,難道是魔域之中的那只古魔進入了軒轅大陸禍亂,還是暴風海中的那名神秘存在前來尋仇?

    一番思量后,李魚建議離開此域,返回軒轅大陸。

    趙炬、太松真人欣然同意,離著五年約定已不遠,眾修皆是收獲巨大,此時離開,沒有什么不舍得,不過,三隊人馬中,離著那處空間通道最近者,怕也有一個月的路程,李魚一行反而離著那處通道距離最遠。

    ……

    天處天外圍,一座島嶼之上,議事大殿內。

    “明知道這是個陷阱,還要往里面跳,你這究竟怎么想的?”

    杜云筱打量著屠雷,神色不善。

    “天木神桑已到了你手中,放眼此界,也只剩下李魚這個異類尚有幾分價值,若能捉到他,云長老想必會有幾分興趣,可三年的時間轉瞬即過,李魚若在海上躲上三年,你我難道就此放棄?”

    屠雷面無表情地說道,心中暗自不爽,他沒想到,杜云筱竟然先一步挖了天木神桑,若就此返回上界,他幾乎是沒有大的收獲,反而是折損了屠峻、杜媚娘兩名麾下,再加上慕容飄雪、洞明尊者的背叛,他此行非但無功,還有可能受罰。

    看到杜云筱不吭聲,屠雷又說道:“這許如意是怎么回事,為何不拿鳳九天夫婦去要挾李魚,為什么不去和李魚談判?”

    “你覺得談判有用嗎?這李魚乃妖族大圣轉世,又豈會為了區區兩名金星修士的性命低頭折膝?”

    杜云筱嘴角邊浮出一抹嘲諷,“以我之見,等修好傳送法陣之后,速速返回,把消息通傳給云師叔,云師叔若對這妖族大圣有興趣,不妨親自前來,若沒有興趣,你我多此一舉大可不必!”

    兩次爆炸,內傷到現在都沒有全愈,心中已經確認李魚來歷不凡,她怕了,真怕了,有心退縮,不愿再招惹。

    她見過的仙界巨擎多了,一個個冷酷無情,不可能會被人要挾的,鳳九天夫婦就在她手中,原本是準備要挾李魚的,也曾想過殺死鳳九天夫婦泄憤,可現在轉變了念頭,鳳九天夫婦擅長丹道,可謂丹道天才,交給云夜也許有不小用途,同樣是大功一件。

    “這座傳送陣并沒有你想像的那么牢靠,多次傳送太危險了,要不,你回去通傳,我在這里等著你的消息?”

    “這不合適吧,要回自然是大家一起回,云師叔若對這妖族大圣感興趣,大家再一起過來就是了,以云師叔的陣法造詣,自然能把這傳送陣徹底修復!”

    “你說得輕松,若沒有人守在此島,你我離開后,慕容飄雪和洞明小兒肯定會第一時間毀了這座大陣,到了那時,云長老如何能再派人下來?”

    屠雷神情不善地打量著杜云筱,未等杜云筱回答,又說道:“你不會是怕了吧?據我所知,這李魚修煉的乃是大衍星辰訣,并非妖族功法,一身火屬性神通頗為不凡,未必就是妖族大圣轉世,萬一他和那魔頭有關聯,而你我沒有去排查此事,而是逃離返回,豈不錯過了大機緣?而萬一這李魚真和那魔頭有關聯,成了氣候,登了仙界,有人若把此事捅出去,別說你我難以活命,就連云長老也免不了受牽連!”

    杜云筱瞳仁微微一縮,沉默不語。

    她并不認為李魚和焚天魔君有關,可嘴在屠雷身上,此時返回,屠雷很有可能會受罰,若屠雷咬死了是她怕了,是她要返回上界,導致傳送陣被毀,錯過了抓捕焚天魔君的機會,恐怕受罰的就是她了。

    若李魚不是妖族大圣轉世,而是焚天魔君奪舍重生,若能抓到李魚,那可就立下了大功,非但能輕松脫離神衛軍,而且這一世都不用再為資源發愁,說不定就能踏入夢寐以求的至高境界。

    仔細想想,李魚如今境界尚淺,神通未必強,可怕之處也就是幾種詭異的法器,若事先做好了準備,準備幾艘金階戰艦備用,她和屠雷聯手之下,倒也無需懼怕赤血城一方。

    李魚顯然是不敢和他們硬碰硬的,否則,不會跑到海上躲避,更不會帶著赤血城一系去往深海之中,至于暴風海的危險,無非就是颶風和海妖而已,金星修士會畏懼,她和屠雷根本無需畏懼,若妖物多,還可以趁機收割一批資源。

    想到此處,沉吟著說道:“你若真想到暴風海走一趟也行,消息不能泄露,這傳送法陣要及時修好,不能再出意外,慕容飄雪和洞明尊者也不能放過,要想個辦法捉到二者,另外,多帶一些人手!”

    “那是自然!”

    屠雷點了點了頭,心中松了一口氣,他還真怕杜云筱堅持著要返回,那位“云長老”乃是杜云筱名義上的師叔,和杜云筱更為親近,這么半途而廢地返回,對他只有壞處,沒有半分好處。

    接下來,二者一番細細商議。

    大半個時辰后,二者一前一后地從大殿中走出。

    不多時,島嶼之上的所有金星、銀星修士全部召集在了一起,黑壓壓一群,金星修士和幾名化形妖王站在最前方,銀星修士站在后方。

    昔日皆是雄霸一方的強者,此刻,卻一個個排成了隊,畢恭畢敬地盯著眼前的屠雷、杜云筱二人。

    丘行空、袁巴元、許如意三人則站在屠雷、杜云筱身后,目光灼灼地打量著眼前的一眾金星、銀星修士,眼神如同獅子在打量一群鬢狗。

    “前番兩次失利,皆因消息泄露,行蹤被敵方提前掌控,諸位之中有奸細!”

    屠雷開了口,目光如刀,掃過眼前眾修。

    一多半修士在這犀利的目光注視下變了臉色,不少人的心跳驟然變快,明知道自己心中無鬼,卻也是倍感壓迫。

    “想證明諸位的清白,只有搜魂一途,金星道友到左邊的兩間大殿來,銀星道友分成三隊,到右邊的三間大殿來!”

    杜云筱接過話頭,伸手指了指左右兩側的幾間石殿。

    左側的兩間石殿,正是她和屠雷的臨時居所,右側的三間,則是丘行空、袁巴元、許如意三人的居所。

    此語一出,有幾人的神色再變,目中露出了絕望之色。

    人群后方,一名相貌普通的銀星修士突然間雙手一揚,轟的一聲大響,一片密密麻麻的冰刃憑空生出,沖著身前眾修撞了過去,身影則輕煙般向后倒飛,身周寒霧彌漫,身影在空中一扭一晃,一道身影竟是化成了十余道,分向多個方向逃去,每一道身影都是栩栩如生,難辨真偽。

    這一逃,遁速之快竟勝過了眼前的一群軒轅大陸金星修士,祭出的冰刃更是鋒銳如真刃,眨眼之間已是血光飛濺,慘呼聲響成一片,在他身前的一眾銀星修士倒了大霉,直接倒下了十余人之多。

    “放肆!”

    “好大的膽子!”

    “該死!”

    ……

    前方的一眾金星修士齊齊怒罵,更有人抬手沖著逃走的十余道身影發起了攻擊。

    事發突然,竟然沒有一人想得到有人敢當著屠雷、杜云筱之面大打出手。

    而站在金星修士群中右側方向的王夢,突然間抬手一拳轟在了公孫雄的頭顱之上,緊跟著,嘴巴一張,一道光影飛出,化作一道飛劍斬向了一側的公孫治,身影一晃,向后倒飛而去。

    公孫雄猝不及防,竟被王夢一拳擊碎了頭顱,而公孫治的神通和警惕性卻非公孫雄能比,飛劍襲來,竟被其反手一拳擊飛,不過,拳頭之上卻也被飛劍斬出一道痕跡。

    看到二者動手,銀星修士群中的另一名魁梧壯漢突然沖著四周修士拳打腳踢,身周更是光華大放,似乎是要爆體身亡。

    另一名須發皆白的灰袍老者卻是騰空而起,沖著海上方向逃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快三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