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頂點小說網 > 諸天萬界監獄長 > 第十三章 拿命來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小說網] http://www.tdeurl.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就在一小時后,大反派趙靖忠出現了。

    其實,豬頭張英這么早跑來衙門,就是接到宮里的消息,東廠提督趙靖忠要來,張英當然要乖乖地提前候著。

    趙靖忠的來意,就是指定了盧劍星兄弟三人,前去追殺魏忠賢,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沈煉心中存疑,問趙靖忠:“敢問公公,這么重要的任務,為何選中我們?”

    趙靖忠輕蔑而笑:“看你們仨混成那德行,一準不是閹黨!”

    話雖難聽,確屬實情。

    要知道,錦衣衛在外面何等威風,在尋常百姓,甚至大部分低級官員的心目中,那都是聞之色變,畏之如虎,即便遭受到錦衣衛的欺壓凌辱,也不敢有半分抵抗。

    三兄弟都是總旗,在自己管轄的片區內,稍稍有那么一點點手黑,都不至于生活拮據到這種程度,區區幾百兩銀子就能把他們難住。

    不過,這也就證明了,他們都是心存正義,有原則有操守的人,平日里不愿與某些人同流合污。

    正因如此,唐鋒也是心甘情愿幫他們一把,即使不為了系統任務,也不忍心看著他們以悲劇收場。

    趙靖忠離開后,盧劍星三人正在商量,如何快馬加鞭,才能在今天夜里,在阜城縣追上魏忠賢。

    唐鋒走了過去,正要對他們說話,豬頭張英卻在大堂門口怪聲怪氣地喊道:“唐鋒,那是趙公公委派給他們三人的重要任務,你就不要瞎摻和了。怎么著,這種時候還想著搶功?”

    張英這么說,是出于兩個原因,首先,東廠提督委派的任務,若能完成,功勞肯定不小,此時此刻,心生嫉妒眼紅眼熱的人不只是他一個。

    其次,張英知道,唐鋒這小子極其奸猾,一肚子鬼主意,他若是摻和進去,自己安插在盧劍星隊伍里的幾個暗樁,估計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所以,他才會當眾喊出來‘搶功’這個說法,就是為了挑撥離間,讓盧劍星三人對唐鋒心生排斥。

    唐鋒轉回頭,冷笑著瞟了張英一眼,然后對盧劍星說:“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

    盧劍星若有所悟,點點頭,帶著他們去了衙門后院的休息室。

    關好門窗,四人也顧不上坐下來,唐鋒便低聲問道:“趙靖忠是不是讓你們追殺魏忠賢,還說是皇上的旨意?”

    盧劍星三人都是神色一變,沈煉不禁問道:“唐兄,你怎么知道?”

    這可是皇上密旨,按說,就連張英張百戶都不能知道具體細節,整個行動完全由盧劍星負責。

    “因為我上面有人!”

    唐鋒朝天上指了指,壓低嗓音:“趙靖忠在假傳圣旨。”

    “他怎么敢這樣做?”

    沈煉眉頭緊鎖,首先質疑:“假傳圣旨是要誅九族的。”

    “因為不這樣,他就會死!”

    唐鋒冷笑:“其實,他也是閹黨,身為魏忠賢的義子,是魏忠賢提前安插在皇上身邊的一枚重要棋子,這個秘密,天底下只有區區幾個人知道。”

    “趙靖忠竟然是魏忠賢的義子……”

    盧劍星三人都是一臉驚駭,靳一川差點失聲驚呼出來,但還是相當警覺地捂住了嘴。

    都是聰明人,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魏忠賢倒了,趙靖忠卻深受皇上的信任,坐上了東廠提督的權勢寶座,一步跨上了人生巔峰。

    為了保命,為了守護好自己的權勢地位,趙靖忠決不允許秘密暴露,最好的辦法就是提前除掉魏忠賢,決不能讓他活著出現在皇上面前。

    如此驚人的消息,不管他們仨會不會立即相信,唐鋒又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魏忠賢死了,趙靖忠下一步該做的就是殺你們滅口。這個,應該不難想到吧?”

    當然不難,身為錦衣衛,這種事見得太多了,根本不需要多余解釋。

    他們三個都是表情凝重,甚至有一點面色慘白,也都考慮到了:如果唐鋒所言屬實,就算咱們不殺魏忠賢,趙靖忠也不可能放過我等。

    趙靖忠身為東廠提督,隨便找個理由,使點手段,就能讓三個螻蟻般的錦衣衛總旗萬劫不復。

    說白了,被趙靖忠找上門來,就已是禍事上身,做了是個死,不做也是死。

    橫豎都是死!

    “信我嗎?”

    唐鋒突然間深沉問道。

    沈煉和靳一川抬頭看著他,神態表情不只是遲疑,還顯得相當復雜,他倆不是不敢信不能信,而是不愿意相信,一時間難以接受這一道晴天霹靂。

    “我信你!”

    盧劍星卻是雙眼一瞇,目光從短暫的恍惚立即轉變為堅定:“最起碼在這件事上,我實在想不出,唐老弟有什么理由坑害我們。”

    這種禍事,卷到誰,誰倒霉!別人如若知道了哪怕一點點內幕,也都是避之唯恐不及,誰還敢抻著脖子主動往刀口上湊。

    唐鋒沖著盧劍星微笑點頭,接著又對他們仨說:“其實也不必太過悲觀,常言道富貴險中求,絕處未必不能逢生,危機的另一面往往隱藏著天大的契機。”

    “唐老弟,此話怎講?”

    盧劍星神情一動,脫口而問,隨即又反應過來,急忙拱手行禮:“還望唐老弟仗義出手,助我兄弟度過這一劫難,我們三個,定然會銘記在心。”

    沈煉和靳一川也跟著拱手行禮,靳一川的樣子蠢萌蠢萌的,反正大哥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而沈煉嘛,眼神中依然隱含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沈煉此人,作為男一號,心腸當然不壞,感覺上也是挺有城府,但唐鋒認為,這哥們該聰明時不聰明,實際上凈做蠢事,盧劍星和靳一川的死,即便不能完全怪他,他也應該背負起不小的責任。

    電影原作里,他抱著靳一川的尸體嚎啕大哭:“二哥錯了,二哥后悔了!”

    也就代表了他已然悔悟,最起碼,在處理事情的方式方法上存在重大失誤,甚至可以說有些自私。

    卷入這種滔天大禍,任何一點細節都足以決定三人的生死,他放過魏忠賢,收了幾百兩黃金的黑錢,雖然當時情況緊迫,來不及多做考慮,但事后為什么不能第一時間告訴大哥和三弟?

    由于自身的種種原因,或者說他自作聰明,竟然把這個秘密隱瞞了下來,也就錯過了三人實施自救的關鍵時機。

    不過話雖如此,唐鋒對沈煉倒也是沒啥偏見,畢竟他不能像自己那樣,站在上帝視角提前預知所有劇情,況且他們只是掙扎于政治底層的小角色小人物,沒什么文化,沒太多見識,很多事考慮不到那么周全,也就沒必要過多指責了。

    所以接下來,唐鋒只是對他們說:“既然信我,那就按我說的辦,咱們四個,一起搏一搏。成了,出人頭地,輸了,腦袋落地,僅此而已。怎么樣,敢不敢跟著我把命賭上?”

    三兄弟相互對視了一眼,盧劍星隨后表態,還是拱手而道:“唐老弟與此事無關,你都敢賭,我們又有何不敢。況且除此之外,我們也沒有其他選擇了。”

    唐鋒無聲點頭,注視著他們:是的,其實你們已經沒得選了。

    (如果您喜歡此書,請不要忘記收藏和推薦,謝謝!)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快三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