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頂點小說網 > 末代3 太爺傳奇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返回之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小說網] http://www.tdeurl.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每一步對太爺幾個人來說,就好像走過了一個世紀,艱辛又漫長,并且,在這詭異的空間里,居然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天色一直昏暗不明,好像根本沒有白天與黑夜之分。

    時間雖然沒在這詭異的空間里流逝,卻在他們每個人身上不斷流逝著,不光累,還能感覺到餓與困。餓了,就停下來,一邊休息一邊吃喝包袱里的干糧和水,困了,就在原地打個盹兒。

    在太爺的潛意識里,感覺這次的路,比上次他走過的路,長了好幾倍,用掉的時間也不再是一兩個時辰,而是一兩天、甚至更長時間。

    包袱里放著三天的干糧,就在眾人把干糧吃完,又感到饑餓難忍的時候,突然發現,腳下土地的顏色變淡了一些,再沒有那么紅了,與此同時,太爺幾個人的腿腳也感覺輕松了不少。

    眾人頓時一掃低糜,振作精神,繼續往前走,又不知道走了過久,腳下的紅色土地越來越淡,最后,由淡紅色變成了暗黃色,很快的,又由暗黃色,變了姜黃色。

    猛然間,眾人全都朝前狠狠一個趔趄,險些沒栽地上,等穩住身子之后,水浪不再拍擊,腳下也沒有了如山般的沉重感。

    眾人頓時長長松了口氣,蕭老道扭頭問太爺,語氣激動:“老弟,咱這是不是出來了?”

    太爺點了點頭,并沒有蕭老道幾個人臉上的欣喜顏色,抬手朝前方遠處一指,幾個人順著太爺手指的方向一看,就見前方遠處的河面上,隱隱約約有一個小紅點,蕭老道頓時瞪大了眼睛,“這是那條紅船么?”

    太爺沒吭聲兒,轉身放下背上的狗精,對狗精說道:“咱們現在已經出來了,你看你能不能自己走路。”

    狗精看了太爺一眼,試著朝前邁了兩步,頓時也激動起來,比蕭老道他們任何人都要激動,幾乎帶著哭腔大叫道:“能走了,終于能走了,我出來了,我終于出來啦……”

    小青這時也從蕭初九背上下來了,試著也走了兩步,頓時一臉雀躍,不過,她很快看向了狗精,走到狗精跟前,把手伸向了狗精,“你現在可以把鈴鐺給我了吧。”

    狗精聞言,轉著一雙狗眼看了看小青,又看了看我太爺,說道:“不行,這里還是靈修界,你們護送我出去,等我平安之后,金鈴自然會給你們。”

    小青聞言,有些不快,撅起嘴叫道:“你可不許說話不算話!”

    狗精輕輕點了點頭,這時,蕭老道朝狗精瞅了一眼,說道:“大仙,咱明人不說暗話,貧道我看你沒啥誠意,不如先把鈴鐺交給我們,我們再護送你出去。”

    狗精連忙搖頭,篤定道:“不到安全的地方,金鈴誰也不給!”

    太爺聞言,冷冷看向了狗精,狗精懼怕太爺,連忙又說道:“你們別逼我,要不然我打碎金鈴,你們誰也別想再得到!”

    太爺頓時攥緊了拳頭,恨恨道:“小爺我千辛萬苦把你從里面背出來,你就這么對待我們!”

    太爺想要發作,小青沖到跟前太爺,一把拉住了太爺的胳膊,“哥哥,咱們就護送他出去吧,萬一他真的把金鈴打碎了,咱們不就白忙一場嗎。”

    小青這是救石人心切,帶著鬼猴子闖進靈修界,本想在靈修界尋找有靈氣的物品,結果不但沒找到,還被人抓住囚禁了起來,眼下好不容易有了點兒希望,生怕再竹籃打水一場空。

    太爺看了小青一眼,冷冷說道:“你就不怕到了外面以后,他再打碎金鈴嗎?”

    太爺話音剛落,狗精開口說道:“屠龍大俠,你要這么說,就太低估你自己了,試問,迄今為止,凡是得罪過你屠龍大俠的修行靈仙,有幾個還活著的?你殺死的那些靈仙,魂魄都在后面這片紅土地里面囚禁著,知道那里為什么叫‘陰靈界’嗎?就是囚禁靈仙亡魂的地方……”狗精說著,語氣低落了下來,“除了那些亡魂,還有像我這樣犯了錯,被流放到那里的,我若是得罪了你屠龍大俠,只怕也不免一死,我還不想為了一只金鈴,搭上我數百年的道行,更不想亡魂再被囚禁在陰靈界……”

    狗精的一番話,頓時讓太爺幾個人沉默了,過了一會兒,小青露出一臉驚色,問道:“狗大仙,你說的是真的嗎,若是修行途中被人殺死,亡魂就會被囚禁在這里嗎?”

    狗精看了小青一眼,說道:“你我皆為同修,沒什么好騙你的,不止是被人殺死的,還有修行入魔道的、渡劫未成的,魂魄都會被流放至陰靈界,陰靈界雖然與靈修界只有一墻之隔,卻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

    蕭老道聞言,嘖了下嘴,“有道是地獄門前僧道多,如此說來,修行畜生和修行凡人,若是修行未成,死后下場是一樣的,只是去處不同罷了。”

    “不錯。”狗精點了點頭,“我離開這里,就是想回到人間重新修煉,以求修成正果,擺脫陰靈界。”

    蕭老道打量了狗精一眼,問道:“那你能保證,我們護送你出去之后,把金鈴交給我們嗎?”

    狗精頓時一臉正色,信誓旦旦道:“我可以發誓,我平安出去之后,若沒有把金鈴送給你們,就讓我不得好死,重回陰靈界受苦!”

    蕭老道點點頭,看向了太爺,想征求太爺的意見,太爺冷冷對狗精說了一句:“好,你若敢違反誓言,小爺我親手送你回來!”

    太爺說罷,蕭老道笑了,詭異地笑著對狗精說道:“狗大仙,既然如此,咱們是不是先小人后君子呢?”

    狗精茫然地看了蕭老道一眼,不明白蕭老道啥意思,“道長,此話怎講?”

    蕭老道說道:“我們包袱里有繩子,咱們先小人,我們用繩子把你捆上,等到了外面咱們再君子,我給你解開。”

    “什么?”狗精怎么都想不到蕭老道會給他來這出兒,蕭老道又說道:“你放心,給你捆上之后,我們保證不去摸你身上的金鈴,你要是不讓捆,說明你心意不成,發的毒誓不真!”

    “你、你……”狗精頓時哭笑不得,最后,無奈地把雙手伸給了蕭老道,“好吧,遂你們的心意。”

    蕭老道連忙給蕭初九遞了個眼色,蕭初九從包袱里拿出繩子,三下五除二把狗精的雙手朝前給捆上了,繩子另一頭兒,蕭老道讓他交給了太爺,太爺把狗精牽在了手里。

    這時候,休息的也差不多了,幾個人再次啟程,很快的,前面河邊的紅船,在眾人視線里越來越清晰了,就見紅船的船頭上,依舊坐著那個大黑魚艄公,艄公這時又在耷拉著腦袋打盹兒。

    蕭老道朝艄公看罷,低聲嘀咕了一句,“他們為啥弄這么個大黑魚當艄公呢?”

    蕭老道聲音雖小,卻被后面的狗精聽到了,狗精說道:“這條黑魚本來能夠渡劫化龍的,卻不知為何被天雷劈中腦袋,不但渡劫未成,還失去了很多記憶,他們將他安排在渡口擺渡,不用擔心他會泄密。”

    蕭老道聞言點了點頭,“如此說來,靈修界的人,還挺能物盡其用的嘛……”說罷,蕭老道自己呵呵呵笑了起來,太爺聽得出來,他這是在嘲笑靈修界。

    很快的,太爺幾個人走到了紅船跟前,因為有了剛才狗精的一番話,太爺幾個人朝還在打盹的大黑魚艄公看看,感覺他還挺可憐的。

    蕭老道給幾個人打了個手勢:讓他繼續睡吧,咱們就別再打擾他了。

    幾個人放輕腳步走過紅船,走了沒幾步,突然,“哎,你們幾個,怎么往回走呢,上船吧。”

    太爺幾個立馬兒一頓,回頭朝紅船上一看,就見大黑魚艄公已經醒了,迷糊著看著眾人,還抹著嘴上的口水。

    沒等太爺幾個人答話,大黑魚艄公又說道:“哎,你們幾個……我怎么看著……這么眼熟呢?”說著,大黑魚艄公把目光落在了狗精身上,“騰”地一下,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猛然從船頭跳了起來,整個人顯得異常激動,“你、你……我、我記得你,我記得你……你、你……你是誰來著?”

    狗精看看大黑魚艄公,面無表情地淡淡說道:“我不認識你,你我是第一次見面。”

    太爺和蕭老道聞言,全都看向了狗精,知道狗精在對大黑魚撒謊。

    大黑魚艄公聞言,抬手撓了撓腦袋,不確定道:“好像、好像是第一次見面,不過,不過……”大黑魚艄公說著,把太爺幾個人又打量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了太爺身上,頓時又激動起來,“我、我、我記得你,我記得你……”大黑魚艄公隨即又露出一臉茫然,“我好像……不認識你們……”

    蕭老道搖了搖頭,似乎為大黑魚艄公感到不值,蕭老道說道:“你不認識我們,我們也不認識你,咱們都是第一次見面,你還繼續睡你的覺,我們走我們的路。”說著,蕭老道給太爺幾個人一使眼色,這就要離開。

    “哎。”大黑魚艄公叫道:“不對呀,你們來這里不是要坐船去對岸么,為啥往回走呀?”

    蕭老道反應極快,呵呵一笑,“你忘了么,你剛才說了,我們道士和尚不能上你的船,既然你不讓我們上船,我們當然要往回走了。”

    大黑魚艄公聞言,眨巴了幾下眼睛,“我說過么?”說著,大黑魚艄公打量了蕭老道幾眼,“還真個道士呢……道士,你們走錯路了,道士和尚不歸我擺渡。”

    蕭老道笑了,“你看看,你又跟我們說了一遍不是。”

    大黑魚艄公聞言,把話鋒一轉,“不過,我咋覺得你們都很眼熟呢,好像過去在哪里見過……”說著,大黑魚艄公猛然一愣,緩緩把目光轉向了狗精,再次激動起來:“是你!是你!我這次想起來啦……”

    感謝“海浪平”打賞的三萬磨鐵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江西快三app下载